翻页   夜间
神殿小说网 > 花饶月君墨染 > 第776章 西淼来人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shendiantxt.com
  简漠北抱着苏月梅哄道:“肚子还痛吗?”

  苏月梅轻笑:“好很多了。”

  “皇后的药这能管用,是她救了我们的孩子。”简漠北轻抚着她的发丝,感激道。

  “是啊,这次多亏了她的药。”苏月梅也是感激地点了点头,“等我好一些,便进宫谢谢她。”

  “嗯。”简漠北笑了,爱怜地亲了亲她:“一会儿我让荣生将东西先搬到丞相府去,咱们休息一天,明天再搬过去。”

  她刚动了胎气,他也不敢立刻带她搬家。

  苏月梅抬手摸了摸他的俊脸:“你真的要搬出去啊?”

  简漠北心疼地覆上她的手:“这些日子让你受委屈了,我娘不好相处,分开住也好,以后在丞相府你就是夫人,不再是少夫人,家里什么事都是你做主,你不用受任何人的气。最多逢年过节回来吃个饭就是了。”

  原本他一直想要平衡自己的爱情和父母亲情的关系,可是真正相处,才发现真的好难。

  或许分开住,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苏月梅被他的话给感动了,窝在他怀里,紧紧抱着他。

  她的选择没有错,他真的是个很好的人,若是父亲在世,知道她嫁给他,也会替她高兴吧。

  通房被发卖的消息,传到仁善郡主耳里,仁善郡主顿时气得又在屋里砸东西了。

  简明章见她这样,立刻便拿了她手里的古董花瓶:“你别闹了,就不能消停一点。”

  “你没听到吗?他把我的人都卖了!”仁善郡主发疯一样瞪着他。

  简明章轻叹:“卖了就卖了吧,如今漠北媳妇儿怀着身孕,留着那些女人说不定会影响她肚子里的孩子,卖了也好。”

  不说通房看了影响心情,若是漠北真要了那些通房,弄得他媳妇儿心情不好,孩子也不会好。再有那得势的通房若是在对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了什么不好的想法,才更麻烦,不如一起发卖了,来得清静。

  听到简明章也帮着他们,仁善郡主更是气得不行:“就算他不要那些人也可以把人送回来啊,为什么要发卖了,这不是当着苏月梅的面,打我的脸吗?”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些。”简明章真是无语了,儿媳妇儿都被她害得差点流产了,她还在意什么脸面问题。

  两人正说着,管家便急急进来禀报:“老爷,夫人,少爷吩咐荣生将少夫人的嫁妆全都搬到丞相府去了。”

  一听这话,仁善郡主脸色瞬间僵硬了。

  简明章也生气地瞪着仁善郡主:“你看看,人都要被你逼走了。”

  仁善郡主死不认错地梗着脖子:“是我逼的吗?是他自己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简明章懒得跟她说,只看着管家吩咐:“去问问少爷,有什么要帮忙的,你们都帮着做,那边缺什么少什么,你们都要尽心帮着置办。”

  仁善郡主闻言立刻不爽地推了简明章一下:“你还真让他搬出去住啊?”

  简明章不爽地瞪她一眼:“那不然呢,每天看你发疯吗?”

  仁善郡主脸色铁青,立刻拉着他命令:“我不许他搬出去住,你现在就去阻止他。”

  简明章冷漠地甩开她的手,“我不去,别说他们夫妻了,你再这样,我都要搬出去住了!”

  简明章说着便一甩袖子,走了。

  仁善郡主顿时气得直跺脚,想到儿子和夫君都不理解她,她越发难受了。

  养了一日,第二天一早,简漠北便带着苏月梅搬到丞相府去了。

  文武百官们知道他搬了新府,还都去恭贺了。

  事情传到花娆月耳里,倒是有些看不上那仁善郡主的行径。

  她是真不明白那仁善郡主到底哪里对苏月梅不满意了,要说两家门第悬殊,那也谈不上吧。苏家虽然现在落魄,不过之前好歹也权倾朝野,若是那苏蔚还活着,只怕还看不上简家这门第呢,简家除了跟睿王府能搭上点关系,也就靠简漠北了,人家简漠北都不嫌弃苏月梅的出身,怎么那仁善郡主倒这般嫌弃。

  她到时候觉得这门第一说,都是借口。只怕那仁善郡主是为了苏月梅被君墨染休弃一事,这是嫌弃苏月梅做过君墨染的侧妃。

  花娆月想着,又是一声轻叹。

  那边逗着小寒星说话的君墨染,听到她接连叹息,转身看她:“在想什么?怎么一直叹气?”

  花娆月苦笑地看了君墨染一眼:“我在想当初让你休了苏月梅是不是做错了?”

  君墨染剑眉一扬,奇怪地看着她:“怎么这么想,她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简漠北那小子不知道多喜欢她。

  花娆月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想多了,笑道:“没什么,她现在是比之前好,至于她家里的事情,相信简漠北能平衡好。”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个事情,她还真不好过多参与。

  “对,不要胡思乱想了,相信他们能过得很好的。”君墨染安抚地拍了拍她的脑袋。

  该做的,他们都做了,剩下的也只能他们自己去过了。

  花娆月笑起来,伸手将他怀里的小寒星抱过来:“我们寒星宝贝怎么就不说话呢?”

  寒星宝贝都十七个月了,一般的娃娃十二个月左右就会说话了,可是他们寒星就是不开口说话。

  君墨染也是有些愁,这小子走路倒是走得很溜了,可就是不说话:“你确定他的声带没问题吗?”

  花娆月闻言立刻嗔他一眼:“小时候我们带他的时候,他哭得多洪亮,你都忘了?”

  只是后来等师兄把小寒星带回来,这孩子就不哭了,他们也再没听他出过声。

  君墨染想起他刚把这小子送去给老头儿的时候,这小子就哭得厉害。只有他抱了,才不哭。

  君墨染拍了拍寒星的小屁股:“或许是不爱说,等他再大些,可能就能开口说话了。”

  花娆月亲了亲小寒星的俊脸:“我们寒星肯定会说话。”

  其实她有给寒星做过声带检查,应该是没问题的,就是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就不开口。

  两人抱着寒星正说着话,离落便进来禀报:“皇上,皇后,西淼来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