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神殿小说网 > 木叶忍者想要平凡人生 > 第九十六章卡卡西
    《木叶忍者想要平凡人生》来源:https://www.shendiantxt.com
    

  这个熟人并不是其他人,正是阔别已久的旗木卡卡西。

  这位只露出一只独眼的少年此刻的精神看起来要比以前好一些,最起码在望月景时看向他的时候,他的眼神告诉望月景时他在笑,微笑。

  御手洗红豆也跟着望月景时的视线一同看向了门口,一见到是旗木卡卡西,便招了招手,连忙喊道:“卡卡西,这里。”

  旗木卡卡西并没有拒绝御手洗红豆的邀请,走到望月景时的另一边坐下,然后默默收起了手里的《坚忍毅力传》,用平缓的声音说道:“好久不见,两位。”

  “的确是好久不见,卡卡西,现在的你看起来状态还不错。”望月景时全程注视着白毛少年的一举一动,笑意盎然地说。

  卡卡西只是应了一声,便拿起一盘寿司放到自己面前,然后才回答道:“只是最近休闲的时间变多了,有些事情也看得开了。”

  “是吗?”

  望月景时并不相信旗木卡卡西的话,对于旗木卡卡西来说,父亲的死带给他的痛苦,同伴的死带给他的痛苦,老师的死带给他的痛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永远不可能忘记的东西。

  要看开这些,谈合容易。

  不过他质疑的表情并没有让旗木卡卡西继续开口说下去,而是以极快的速度的扒下面罩将寿司塞进嘴里,丝毫没有让旁人看到他的脸,动作之快,让望月景时着实有些震惊。

  望月景时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

  旗木卡卡西的脑袋上挂着一个问号,随即他面对的是望月景时和御手洗红豆两双质疑的目光,让他霎时间就明白了望月景时的问题是针对那一方面的了。

  对于这个时常能引起他人问题的操作,卡卡西早就有一套成熟的回答技巧了,“没什么,如果你们和我一样保持这样的穿戴,你也能和我做得一样。”

  “怎么可能?”御手洗红豆惊呼一声,“你难道从小就带着这个吗?”

  “嗯,从我三岁时我就这样了。”

  旗木卡卡西面罩下的嘴唇蠕动了几下,对于御手洗红豆的质疑做出了肯定的回答。

  望月景时则是冲着御手洗红豆转了转筷子,说:“要不是这样,怎么可能有那么多人想要知道卡卡西的真面目呢?不过现在看来,令尊还真是有先见之明呢。”

  “怎么说?”御手洗红豆问。

  望月景时笑了笑说道:“以卡卡西现在的功绩来说,他已经可以称得上是老牌上忍,像这种人物的名字怎么也可以写在地下交易所的交易簿的前几名了,而卡卡西至今都没有露出过自己的真面目,这一点可是很好的保护了他呢。”

  听了望月景时的解释之后御手洗红豆豁然开朗,她眨了眨眼睛,同时拍了拍望月景时的肩膀,“听你这么解释我就明白了。”

  旗木卡卡西看了看两人,眼中的光芒闪烁了几下,望月景时看过去的时候,他又快速掩饰他那失落的心情,立刻将现在对他不利的话题引到了另一个问题之上。

  “望月景时,这次的任务还是成功了吧?”

  “对,”望月景时点了点头,“不过是幸好遇到了自来也大人。”

  他巧妙的用一个小小的谎言将他逃生的经过隐瞒了下去,毕竟只要卡卡西不那么较真的去向自来也求证的话,这种谎言是不可能拆穿的。

  “怎么遇到那位大人了?”旗木卡卡西眉脚翘了起来,显然自来也的消息让他很敢兴趣。

  关于自来也的消息的并不在暗部的保密条例之类,望月景时也就没有丝毫隐瞒,将自来也的目的给说了出来。

  “据自来也大人自己说是因为预言的关系才会前往水之国的。”

  “预言?又有新的预言了吗?”卡卡西看着望月景时问。

  自来也此刻在追寻能够改变忍界的预言之子的消息并没有保密,只是和自来也有过多次接触的人大多都知道这个消息,只是平时并没有人公开这个消息,人们谈起这个大多都是私下的讨论,从一开始的期待到现在的当作闲谈,九成九的人现在都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

  旗木卡卡西和自来也的好关系还是十分密切的,所以对预言还是跟上心,所以他在听到新的预言时才表现的十分积极,急切的想要知道最准确得的消息。

  望月景时说:“是,不过我并不知道预言的具体信息,只知道大概与什么乌龟有关。”

  “乌龟?不是预言之子吗?”旗木卡卡西皱了皱眉头,语气之中有些失望的感觉。

  在这位天才少年的眼里,当他第一次听到这个预言时一度以为自己的老师就是预言之中那个能够改变忍者的人,只是在九尾之乱时波风水门死去了。

  预言之子?望月景时暗暗感到好笑,预言之子就是你这个不太称职的老师将来的弟子。

  传承了自来也意志的漩涡鸣人,秉承了大蛇丸遗产的宇智波佐助,这两个预言之子实力增长最迅猛的时候都是在两位风格迥异的三忍的教导下成长起来的。

  而旗木卡卡西,除了那贯穿全文的羁绊,大概就只剩下被宇智波佐助开发的淋漓尽致的千鸟了。

  想到这里望月景时说:“自来也大人将希望寄托在预言之子的身上是因为他对于妙木山的信任,所以才会坚定不移的做这件虚无缥缈的事。怎么,卡卡西,你也觉得预言之子能够改变忍界吗?”

  “改变忍界?”旗木卡卡西摸了摸自己的护额,曾经的队友的脸又再次浮现在他的眼前,“如果是那样就太好了。”

  也勿怪卡卡西对于预言之子抱有希望。从战国到现在不过五十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现在的忍界,村与村之间的关系比当年忍族之间的关系要复杂的多。毕竟忍村不仅要处理外界的纷乱,还要填补内部的裂隙。

  在三次忍者战争之后,已经有不少的人已经对一国一村的制度产生了怀疑,怀疑忍村带来的不是和平,而是规模更大的战争。

  在这样的情况下,每个能独立思考的人都会去思考,如何能变得更好。

  而预言之子,显然是个能够安抚人心的存在。

  望月景时在得到答案之后就将视线移到了寿司之上,对于他来说,这样消息就足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