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神殿小说网 > 暴君出装 > 第十九章 跟仇人见了个面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陈夫人又亲自来客房邀约,小乔笑道:“夫人,我家公子刚吃过了的,不必这么着急的。”

    陈夫人笑道:“今日偏巧来了几位客人,听说公子如此心善,都想要见识一下呢,他们已经在大厅恭候公子大驾光临,不知公子肯否赏光?”

    鲁邦皱皱眉,“他们是大唐军官,见我干嘛?”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陈夫人笑道,“这些军爷都是响当当的人物,能够和他们结交,对公子是极好的。”

    “嗯,我明白,”鲁邦笑了笑,“人家那是看得起我,我连一毛钱出场费都没有,又哪敢摆什么架子呢!”

    “公子自谦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三人来到正客厅,客厅里正觥筹交错,热闹非常,陈良见鲁邦过来,急忙起身笑道:“来来来,我给诸位引荐一下,这位便是恩公鲁邦的弟弟鲁班,这位是长安守将李元芳,这位是帝国功臣程咬金,这位是朋友遍天下的秦叔宝,这位是本镇镇长黎古彦。”

    鲁邦见到了这几位,忽然觉得脑瓜仁子抽筋似的疼,总觉得在哪儿见过他们,在座的各位也只是对他点点头,毕竟只是陈良恩公的弟弟,能让他来这里坐坐,已经是给他很大面子了。

    黎古彦跟鲁邦客气了下,回身笑道:“程爷,刚才讲到哪儿了,能接着讲吗?”

    程咬金虎目一瞪,皱眉道:“我程咬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事儿,我明明一斧头砍在了沙嘴怪的头上,秦琼的提炉枪也扎进了他的心脏,可他却突然间不见了?难道这魔种还会闪现不成?”

    “他不可能不死,”李元芳沉声道,“咱们三人合击之力,就是湮灭之眼也抵受不住,那沙嘴怪不过是黄金级别的魔种,虽然血厚耐打,可是绝逃不过咱们的致命攻击。”

    “可问题是他不见了!”程咬金气道,“本来咱们还抓了个主宰,现在就连主宰也丢了,娘希匹的,气死洒家了!”

    “他不是不见了,”秦琼叹道,“他本身就是沙鬼,在受到致命攻击的时候可以将身体沙化,在四周都是风沙的情况下,咱们是难以察觉的。”

    “这厮横行西域这么多年,残害了无数平民百姓,甚至很多英雄也命丧他手,难道就没办法杀死他吗?”程咬金气呼呼道。

    “如果有办法,这厮早就被收拾了。”秦琼皱眉道。

    “我就是觉得很遗憾,暴君死了,主宰又丢了,咱们还是低估了魔种的实力,一阵风沙就吹乱了咱们的阵脚,狄将军和蔚迟恭的人马或许已经返回长城,咱们也该另作打算。”李元芳叹道。

    “虽然有些遗憾,但是暴君杀得非常漂亮,都是李将军指挥有方,不然差点就让暴君翻盘了。”秦琼笑道。

    “暴君的变身太狠,若不是你们二位应变灵活,咱们很难一击而中。”李元芳笑道。

    程咬金一拍大腿,“哈哈,我这双斧可不是吃素的,最后给了暴君致命一击。”

    秦琼摇头,“你重伤他之前我已经伤了他的筋脉。”

    程咬金不服,“得了吧,他伤他之前我已经把他打趴下了。”

    秦琼纠正,“你打趴下之前,李将军已经伤了他的要害好不好?”

    程咬金瞪着双眼,“我和李将军是同时好不好?我把他打趴下的时候,李将军的飞轮也飞了过去。”

    李元芳咳嗽一声,“你的意思是,我的飞轮还是比你慢了,,”

    “同时,是同时,哈哈!”程咬金哈哈笑着,“那暴君也够硬的,就是不肯求饶,临死还死命地瞪着我,我真应该回去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

    “可惜了,”秦琼笑道,“我应该把他的角割下来,肯定很值钱的,就是他那对手掌,也肯定比熊掌有价值的多。”

    “能有什么价值,”李元芳不屑道,“要我说,还不如把他的心肝挖出来,煎炒烹炸都可以下酒,多吃还能长点心眼。”

    听到这儿,鲁邦的头更疼了,杀死自己的凶手就坐在身边,而且正在开研讨会,讨论暴君的死后价值。

    好尴尬啊。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虽然鲁邦的大脑中并没有这些人的记忆,可是听他们说着杀死暴君的经过,顿时心情不好了,就觉得浑身上下哪都不舒服。

    李元芳等人眉飞色舞的讨论着,鲁邦就在心里不断的冷笑,当下也开始琢磨着怎么报仇——是挖眼睛?剁手?还是把心肝煎炒烹炸了下酒呢?

    鲁邦正琢磨着,忽见秦琼说道:“李将军,咱们这次为什么要清剿王者峡谷呢?王者峡谷不是大唐的守卫要塞吗?”

    “唉,”李元芳沉吟道:“现在已经荡平了王者峡谷,这些话说说也无妨,当初陛下可是下了严令,不能泄漏此次围剿的根由,其实说白了,就是峡谷里的魔种们不听话,想造反了。”

    “魔种们还想造反?”程咬金吹胡子瞪眼,“这可真是胆大包天了,陛下待他们也不薄,让他们驻守峡谷,又和咱们一样拿着俸禄,为什么又要造反呀?”

    “听说魔教长老纣王到过峡谷,”李元芳压低了声音道。

    “什么?”秦琼和程咬金吃了一惊。

    “最可怕的是,纣王给主宰和暴君洗脑,宣讲什么魔种生存法则,宣称魔种是至高无上的种族,其他种族只配做魔种的奴隶,主宰和暴君还就信了他的歪理邪说,发誓要自立为王,要把王者峡谷建成一个独立王国,甚至还要攻打长安,你说这不可笑吗?”李元芳不屑道。

    “真是自不量力啊,”程咬金讥讽道,“我们好容易打下了江山,他们却要闹独立,也不撒泡尿照照,这个世界是谁想独立就能独立的吗?真是天大的笑话!”

    “尤其是主宰,听说他是主谋,陛下这才要把他押解回长安,三司会审之后,就会将他凌迟处死,以儆效尤。”

    “纣王如此惑乱天下也是令人费解,不是奏请神界发布通缉了吗?”

    “听说悬赏的金额相当恐怖呢,而且尧天已经派出了刺客进行追捕,可惜一直没有消息。”

    裴擒虎听得一阵皱眉,暗暗叹了口气。

    鲁邦听懂了个大概,原来竟是他和主宰要造反,可是他的脑袋里乱哄哄的,没有一点被纣王洗脑的记忆,他用力晃了晃头,突然听到了系统的声音:“主线任务发布:营救主宰,可获得1000枚金币奖励。”

    嘿,终于来任务了!

    鲁邦顿时精神起来,暴君和主宰可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只是在暴君的记忆中,鲁邦没有搜索到对主宰的印象,或者有什么印象也完全忘记了。

    鲁邦思索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头绪,主宰的下落还得问问程咬金他们,可是怎么开口呢?人家压根就不怎么搭理自己。

    鲁邦正琢磨着怎么搭讪,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了吵闹声,“凭什么不让我进去?我正在找鲁公子,他是我的雇主,我是他的保镖,明白了吗?”

    外面乱哄哄的,几个士兵被裴擒虎推搡着不住后退,陈良赶紧起身出去相迎,裴擒虎一进大厅,登时哈哈一笑:“呀,都在这儿了哈,很好,我正要找你们呢!”

    裴擒虎说罢双手一抱拳,“在下裴擒虎,见过李将军。”李元芳点点头,“你找我们有何贵干?”

    裴擒虎哈哈一笑,先坐下干了一碗酒,“我先敬各位一杯,然后再说正事。”

    程咬金瞪着裴擒虎,忽然一拍脑袋,“咱俩在长安城是不是喝过酒啊?”

    裴擒虎叹道,“程大哥你是贵人多忘事,咱们喝过两次呢!有一次还有狄仁杰大人,只不过当时人太多,我又初出茅庐,大哥对我肯定没印象的。”

    “哦,这样啊。”

    裴擒虎酒碗一干,郑重道:“其实呢也没什么大事,现在风沙困住了我的雇主,我琢磨着应该找各位组个队,一起去干掉湮灭之眼,这样的话,鲁公子也能早些上路。”

    程咬金和秦琼没吱声,李元芳笑问:“如果杀湮灭之眼的话,你知道需要组建什么样的队伍吗?”

    “当然是像我这样有实力的英雄,哈哈,我最近很用功,看,这是我的秘银徽章!”

    “裴公子的实力应该是不错,可是组建团队最主要的不是实力,而是纪律,队友们必须齐心协力才行。”

    “我明白,既然组队嘛,当然不能我行我素了。”

    李元芳晃了晃她的大耳朵,“这个队伍我是队长,必须得服从我的命令,这你能做到吗?”

    “这没问题,咱们要杀湮灭之眼,就必须得找到他,我想在追踪术方面李将军是最擅长了。”

    李元芳笑了笑,“而且不一定只杀湮灭之眼,沿途还要帮我们抓获主宰,或者遇到其他敌人,都要协助我们全力击杀。”

    “比如,,”

    “比如遇到其他英雄。”

    “没问题,只要你一声令下,天王老子我也跟他干!”

    “很好,”李元芳笑道,“其实我们也很想扩大队伍,可是徒有虚表的人实在太多,裴公子能先给我们展示一下实力吗?”

    “这个无妨,”裴擒虎哈哈大笑,当即闪身到一旁,忽地化作一头猛虎,双爪凌空抓了一下,吼道:“魔种暴君,纳命来吧!”

    众人看得哈哈大笑,裴擒虎得意洋洋地落了座,程咬金笑道:“你这本事不错,就是口号喊得不对,暴君已经被我们打死了,你该换个名字。”

    “暴君死了?什么时候?”

    “我们前日扫荡了峡谷,杀了暴君,活捉了主宰,这还能有假吗?”

    “这就奇怪了,我前日还看见暴君了呢!”

    “什么时候?”程咬金瞪大了虎目。

    “前日午后,暴君被人装在一个铁笼子里,正在押往海都府。”

    “前日午后?我们是前日上午杀的暴君呀,你怎么可能在午后看见。”

    “我那也是千真万确,押解暴君的就是身佩青龙偃月刀的关羽。”

    “什么?”
    
    老爱发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shendian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